9.0

2022-09-02发布:

欧洲无码亚洲AV一品道在线观看沖喜娘妻 1-10

精彩内容:

【第1章】
  序:本文爲公媳文……
  沖喜,是中國的一種封建迷信行爲,其內容是讓一個久病不愈的病人和別人結婚,用這個「喜事」來「沖」掉不好的運氣,以期達到治療疾病的效果。有時也可以讓子女結婚給生病的父母沖喜。
  娘妻,也稱之爲「童養媳」「待年媳」「養媳」,就是由婆家養育女嬰、幼女,待到成年正式結婚。舊時,童養媳在我國甚爲流行。不過童養媳一般女方到男方家裏的時候年紀比較小,還需要男方父母給養育成人,所以帶了一個「童」字。不過童養媳還有一個另類,也就稱之爲娘妻,之所以叫娘妻,是因爲女方到男方家裏的時候年齡已經比較大了,一般都成年了,生活可以自理,還可以照顧自己年幼的丈夫,想母親一樣照顧自己的丈夫,又是丈夫的妻子,又是娘又是妻,成爲娘妻。
  之所以盛行童養媳、娘妻,原因就是當時的社會非常貧窮落後,老百姓的生活十分低下,衆多的民衆因家境貧寒而娶不起兒媳婦,爲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就跑到外地抱養一個女孩來做童養媳,待長到十四、五歲時,就讓她同兒子「圓房」。當然也有給年幼兒子找成年姑娘的,但是比較少而已。解放後,國家頒布了婚姻法,抱養童養女和找娘妻的問題在有的地區終于得到了徹底解決。但還有一些偏遠地區仍未認真重視,童養媳、娘妻現象依舊存在。這些妻子一般都會比男方年紀大,可以照顧未婚夫。
  而本文就是從這個迷信封建的風俗開始,也是文中-「我」的回憶錄:坐在寬敞明亮的大學教室裏,零零散散沒有多少的學生,大學生活就是如此的生活和惬意,大部分的生活都是叁點一線:教室,寢室,食堂。就這麽零零散散的只有幾個學生的教室裏,還有一些學生正在睡覺,而大學選修課老師在台下講的不亦樂乎。這節課是生理課,講述的是成人的一些性知識,還有一些倫理道德方面。
  大學生都是成年人,所以學習這方面的東西也沒有什麽見不得光的,或許這種課程比較敏感,所以來上課的學生比較少。
  手淫、發育、性知識、倫理道德,大學老師已經講述過不知道多少遍這樣的課程,他臉不紅氣不喘,雖然學生少,還有一部分人在睡覺,但是他講述的卻不亦樂乎。而這樣的課程竟然觸動了我心中敏感的神經,讓我的心跳加速,呼吸有些紊亂,同時臉部有些發熱,這是一種巧合嗎?本來我一直把那些事情藏在心裏,每天用學業麻痹自己,不讓自己去想它,但是聽到老師的話語,仿佛在爲我一個人講述一般,而且出奇的每句話都砸在我的心坎上。
  我深吸一口氣,看向了手中的筆記,之後轉頭看向了窗外,腦海中不由得想到了家鄉的那個家,家裏的那個仍然身強力壯的父親,還有那個比我大了整整九歲的「妻子」,想到他們,我不由得開始溜號,老師講的話題被我阻擋在耳朵之外……
  我叫趙康,今年已經21歲了,名字有些平凡,有些土氣,這是我母親爲我起的名字,就是希望我身體健康,成長的壯壯的,因爲我從出生開始就體弱多病,這也就造成了我有一個比我大整整九歲的妻子,故事還要回到我小時候,那是十幾年前了,看著窗外隨風而動的樹葉,我不由得一時愣住了……「嗡嗡嗡……」正當我回憶的時候,我口袋裏的手機卻振動了起來,我拿出手機一看,微信新信息顯示一個熟悉的名字,看到這個名字,結合我剛剛的回憶,心情不由得更加的複雜,有傷心,有思念,還有痛苦,各種複雜的情緒在我心中閃現和漂浮。
  「我在學校門口等你……」簡單的幾個字,我不由得呼出一口氣。我想見到她,又害怕見到她,一個讓我到現在都一直牽挂無法割舍的女人,我想著去忘記她,但是卻一直無法忘記。
  沒一會,終于下課了,對于我們工商管理系的學生來說,學這門生理課真的很無聊。我深吸一口氣,慢慢的走出了教學樓,看向了大學門口的方向,揉了揉自己的臉頰,穿著一身名貴衣服的我向著大學門口走去,離大學門口越近,我的心就跳的越快,甚至呼吸都無法平穩。沒一會,大學門口就出現在我的面前,而正對著大學的門口是一輛勞斯萊斯魅影,價值幾百萬的豪車,而車旁有一位高挑的美女站在那,翹臀靠著豪車的車門,走出大學門口的男同學無不看向那位靠著豪車的美女,路過的成年男性也是如此,但是卻沒有人敢上前調戲和搭讪,一來是這個女人的冷傲,二來就是能夠開得起這種豪車的人地位都不一般,不是想調戲都調戲的。
  這個女人穿著一套白色的風衣,白色的長筒皮靴,一條緊身黑色長褲,上半身裏面穿著黑色的衣服,風衣敞開著,裏面黑色的衣服卻掩蓋不了她胸前的豐滿和挺拔,脖子上纏著一條粉色的紗巾,披肩的長發,不過發梢卻燙成了卷發,雖然穿著比較成熟,但是仍然無法影響那張年輕漂亮的臉,大大的眼睛,尖翹的下巴,瓜子臉,不大不小的櫻桃小口。不過目光卻十分的冷傲,似乎不怒自威。只不過這個美女看到我的時候,卻露出了欣喜,還帶著一絲微笑,眼中有無法掩飾的思念,還有淡淡的愧疚和憂愁。
  「小……小康……」看到我走出大學的校門,這個美女趕緊迎了上來對著我說到,同時抓住了我的手,絲毫不顧及旁邊羨慕嫉妒的目光,這種目光讓我有些不舒服。
  「秋月……」我淡淡的叫了一聲,聽到我的呼喚後,這位美女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一下,不過隨即轉瞬即逝。
  這位開著豪車,十分冷傲的大美女不是別人,就是我的妻子--李秋月,我們省最大的茶葉進出口貿易公司的總裁,身價數以億計。而她整整比我大了九歲,今年正好已經叁十歲了,穿著也十分的幹淨利落,不過容顔看起來也就二十多歲,和我們大學的那些女生差不多。11年了,她的容顔似乎沒有絲毫的改變,雖然在她的臉上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她能夠把我家原本農村承包的小茶園一手經營到現在的大型茶業公司,茶葉産品甚至出口到海外,可見她的能力和手段了。
  我現在只有21歲,還無法領取結婚證,明年就可以了。雖然我和李秋月沒有結婚證,但是我倆卻是提親、訂婚、辦喜酒、拜堂成親,所有的禮儀和過程一點都沒有落下。在我們那裏,這些過場和禮儀往往比領取結婚證更加的有說服力。
  「學業怎麽樣?還累嗎?」秋月走到另外一邊,爲我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對著我說到。
  「還好,不累……你的司機和保安呢?」我淡淡的回應了一句,因爲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她,露出微笑,還是冷臉相迎?還是淡漠的應對吧。同時也奇怪今天她爲什麽一個人來找我,往常的時候,她出行都是帶著助理和安保的。
  「想吃什麽?我帶你去吃東西……」李秋月坐上了駕駛位,之後發動了這輛價值幾百萬的勞斯萊斯說道,大學門口已經駐足了不少人,有校園的學生,有老師,還有過路的路人,剛剛的一幕讓他們驚呆了,或許他們認爲我被哪個富婆給保養了呢,或者認爲是哪個親戚來接我,殊不知這位美女就是我的老婆。大學時代結婚的人太少太少了,而且這個秘密我也沒有對任何同學提起。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靠著勞斯萊斯無比舒適的車椅上,有些懶散的說到。聽到我的話後,旁邊的秋月陷入了沈寂,呼吸似乎也不怎麽平穩,難道和我一樣,都想起了過去嗎?
  「小康……」沈寂了一會後,秋月輕輕對著說了一句。
  「爲什麽不叫我小老公了?我還是蠻喜歡聽的,還是這個稱呼親切……」我閉著眼睛,一邊回憶著一邊說道。
  「你還恨我嗎?」車子發動了,旁邊的秋月淡淡的說了一句,語氣數不清的傷感。
  「我對你沒有恨,我也沒有資格去恨,我只恨上天,爲什麽給我這樣的經曆,如果我沒有跟隨村裏的習俗而……或許也就不會有今天的一切……讓你這樣一個身價數以億計的大總裁給我開車,我應該感覺到很榮幸。」我懶洋洋的躺在車上,閉著眼睛說道。或許心中有一些火氣沒有發洩,長大後的我和秋月說到都基本帶著淡淡的火藥味。
  「我給你的卡裏又打了一百萬……不夠隨時告訴我……」秋月在旁邊沒有回複我剛才的話,而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忘記了具體從什麽時候開始,秋月每個月都給我打一百萬,我的卡裏現在至少有幾千萬了,而我卻基本沒有動過裏面的錢。
  「小時候苦慣了,穿這些名貴的衣服還真的感覺不舒服,還是我媽媽親手做的衣服穿的最舒服,只可惜我永遠穿不到了……你不用給我總打錢,卡裏的錢已經足夠我無憂無慮生活半輩子了……」我撐起了身子,看著車窗外的景色說到,如果母親現在還健在,有了她的「監督」,肯定不會發生後來那麽多的事情,讓我年少的我無法阻止,而且影響了我的童年。
  聽到我的話後,旁邊的秋月不再說話,我可以感覺到她被我的話語弄的傷感,也感覺到十分的委屈,卻不好向我發作。她難受,我又何嘗不是一樣呢。借著這個簡單的安靜,看著車窗外路過的景色,聞嗅著旁邊秋月熟悉的體香,我不由得陷入了回憶之中,那是十一年前……

  【第2章】
  我出生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南方小村落,在我小時候,村落的交通比較閉塞,道路崎岖,信息化和知識普及也不高。那裏的人們世世代代都以種茶采茶爲生,收入不高,但還可以勉強維持生活。我的父母就是茶農,不過屬于過去的「地主」,村裏大部分的茶園都被我家承包下來,雖然掙得不算天文數字,但在我們村落裏,我家的條件是最好的,在我們周邊村子中,我家也是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打我記事起,我母親的身體一直不是很好,虛弱的身子生下了虛弱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遺傳了母親的一些病情,讓我從小體弱多病,而我剛出生不久就發了一次高燒,本村的赤腳醫生無法醫治,所以用我們村僅有的一台拖拉機,也是我們家的,慢悠悠的穿過崎岖的山路把我送到了鎮上,因爲耽誤了時間,雖然我最後燒退了,卻造成了我的聽力受損,聽力減退,雖然沒有完全耳聾,但是捕捉聲音的音量十分的弱小,別人和我說話要很大聲,也造成我學話比任何時候都要晚,在加上母親身體不好,遺傳了一些母親的基因,我從小的身子骨也比較弱,體弱多病。
  一直到我十歲的時候,我說話還有些言語不清,沒有辦法,耳朵聽力不好,沒有成爲聾啞人已經十分不錯了。因爲我說話磕磕巴巴斷斷續續,一般只有我父母能夠聽從我要表達的意思,村裏的其他人聽到我說話,仿佛是在聽「天書」一般,叁分靠聽,七分靠猜,基本就算是不明所以。在我十歲的時候,我母親的病情更重了,幾乎是臥床不起,就算是下地活動也需要兩個人攙扶。各個醫院都看過了,也沒有好轉。家裏的重擔都壓在了我父親的身上,因爲我母親的身體一直不好,所以家裏的活幹的很少,都是我父親再做,所以母親臥床後,也沒給家裏的生活條件造成什麽影響。只不過父親白天忙完茶園,晚上回家還要照顧母親,而我則在村裏讀小學,放學回家後,也會幫助父親幹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父親在我從小的印象中,是高大威猛的形象,黝黑的皮膚,強壯的體格,因爲他撐起整個家,照顧我母親,臥床後又給我母親洗衣做飯等等,可以說在我那個時候的印象中,父親的形象是偉岸的。雖然我家裏的條件在村裏是最好的,但是錢並不是萬能的,並不能包治百病,母親只能靠著藥物來維持自己的身體。那個時候的我剛滿十歲,雖然記事,但很多的事情都不懂,還處在懵懂無知的年紀,沒有大人的操心和煩惱,無憂無慮的玩、上學。那個時候還很天真,對自己的未來也沒有什麽規劃。
  直到有一天我放學回家,看到父親坐在母親的竹床前,和躺在竹床上虛弱的母親再說什麽,我在門口的小凳上寫作業,父母的話語傳到了我的耳朵裏。(福建的土話和方言有十幾種,爲了讓大家看的明白,所以把那個時候的對話都翻譯成現代對話)
  「老李,最近愁眉不展的,發生什麽事情了?是咱家小康又闖什麽禍了嗎?」住屋裏傳來了母親虛弱的聲音,我雖然體弱多病,但是從小就十分的淘氣,經常和村裏的其他孩子闖禍,爬竹林,毀茶樹,雖然體弱,但是沒少做壞事。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聽力也恢複了一些,只要是正常說話,我離的比較近,還是能夠聽清楚大概的,而我家是比較大的叁層竹樓木屋,隔音不是太好,坐在門口聽著屋裏的談話還是沒有什麽問題的。我們這雨季比較多,環境潮濕,所以一般都是木制和竹制的房屋,並不是我家蓋不起磚瓦房,只不過祖祖輩輩住慣了竹屋,住不慣磚瓦房。
  「不是,我最近在考慮一個事情……」聽到母親虛弱的話,父親歎了一口氣說道,此時的父親正在幫助母親擦拭身子,也是這個原因才把我趕出來寫作業。
  「什麽事情?」母親的聲音很微弱,她從小給我的印象就是虛弱、賢惠,說話細聲細語,都是因爲她身體不好。
  「我想給咱家小康娶一個娘妻……」沈吟了一會後,父親說到,那個時候的我還不知道娘妻的真正含義,但是娘妻這兩個字在村裏聽過不知道多少次,所以那個時候對于這個詞語的定義還很模糊?
  「爲什麽?你不是說過不給小康找娘妻嗎?」聽到父親的話後,母親虛弱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意外。
  「原來的時候,我認爲憑借咱家的條件,以後小康不愁找媳婦,所以不急著給他找娘妻,也希望他以後能夠走出這片大山,自己決定以後的生活,但是現在……」父親的聲音帶著一絲無奈說到。
  這個村子裏有一個風俗,那就是童養媳的風俗,有的也叫娘妻,因爲比較大的童養媳一般都是丈夫大,從小照顧自己的丈夫,又當娘又是妻,所以都叫娘妻。
  貧窮和重男輕女是造成童養媳風俗盛行的原因,因爲那個時候大部分家庭溫飽都是問題,加上都認爲女兒長大後猶如潑出去的水,不會爲本家傳宗接代,所以一般都願意把女兒送給別人家當童養媳,而且還能夠得到一筆比較豐厚的報酬,就算沒有報酬,少了一張吃飯的口,也可以給家裏減輕負擔,所以大部分人都願意把女兒送出去。而一些男人因爲怕以後娶不上媳婦,所以也願意接納別人家的女兒,就算把這個女孩養大需要一些糧食,但這個女孩也是一個很好的勞動力,所以童養媳之風在我們村十分的流行,這些也是我長大後才真正了解的。
  我坐在小凳上,聽著父母的話語,當時沒有感覺一絲的新奇,卻不知道那個時候父母的對話徹底改變了我的一生……
  「爲什麽你突然改變主意了?」裏面父母繼續的談話,母親虛弱的詢問著父親。
  「沖喜……」父親只是說了兩個字,而母親那邊就陷入了沈默,久久沒有回音。直到多年以後,我才知道這兩個字的含義。沖喜,舊時迷信風俗,家中有人病重時,用辦理喜事(如迎娶未婚妻過門)等舉動來驅除所謂作祟的邪氣,希望病人轉危爲安。而我母親和我的身體當時都不好,也就造成了我父親準備爲了娶一個童養媳,希望可以讓我和我母親的身體能夠康複。我父母從小生活在這片大山裏,受老一輩的思想影響根深蒂固,自然也十分的封建和迷信。
  「那選誰家的女娃?咱家小康年齡可不算小了。」許久之後,母親終于說話了,而母親問出這個問題,無疑是同意了父親的提議。家裏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母親說了算,父親都要聽從我母親的建議。其實在我很小的時候,母親就讓父親給我找童養媳,但是父親當時以不擔心我長大娶妻爲由給拒絕了,現在父親主動提出來,母親自然沒有異議。只不過一般的童養媳六七歲就會被娶進家門,而丈夫一般才嬰兒或者一兩歲,我現在已經十歲了,比一般的童養媳都要大,所以母親自然有些擔心。
  「李大酣的姑娘。」父親沈吟了一下後說道,聽到父親的話後,母親再次陷入了沈默。
  「李大憨的姑娘,李秋月?」許久之後,父親帶著驚訝的語氣對著父親說到。
  「對……」父親映襯道。
  「可是……她比咱家小康大不少呢,她都已經是大姑娘了……」母親的語氣明顯有些不願意的意思,帶著驚訝詢問道。
  「比咱家小康大九歲而已,今天十九歲了,也不算大……」父親的話語再次傳來。
  「秋月在咱們村的名聲很好,而且也是最有文化的一個,勤儉持家,文化高,又能幹,給咱家小康當媳婦最好不過了,一來可以照顧你,二來又可以照顧咱家小康,還可以給咱家小康補習功課,爲咱家分擔一些勞動……」母親那邊沈默,父親再次說道。

  【第3章】
  而父親的話當時也讓我驚訝了一次,李秋月是誰,我最熟悉不過了,因爲她就是我的小學老師,我們村小學唯一的一位老師。雖然李秋月只有高中文化水平,但是在村裏來說,已經是文化水平最高的一個了,要知道村裏大部分人連小學都沒有畢業,我母親只上到小學二年級就不讀了,而我父親從小就沒有讀過書,大字都不認識幾個。每天我上學都能夠看到這個當時已經是大姑娘的女人,她每天給我們上課,而且因爲我的身體不是很好,加上語言和聽力不好,李秋月沒少照顧我,可以說在班級十幾個孩子中,我是讓她關心最多的一個。我知道,只是因爲我是最弱的一個孩子,她的善良讓她對我關愛有加。每次課下的時候,她也經常來我們家給我輔導作業,而這些沒有多余的報酬。重要的是,她還經常來我們家幫我和父親照顧我母親,之所以這樣,是因爲李秋月的父親是我家雇傭的長工,所以李秋月和我家的關系很近,我父母對她也自然最熟悉了。
  村裏的大部分姑娘穿的都比較樸素,臉蛋紅紅的,紮著紅頭繩或者麻花大辮子,宛如一個個土土的村姑,但是李秋月在我們村無疑是一個特例,穿著打扮都是獨一無二的。或許是因爲在縣裏上過高中,接觸的東西多一些,所以穿著在我們村來說已經算是時尚,別的女孩都是麻花大辮子,而她要麽是披肩發,勞動的時候就梳一條馬尾辮,在我印象中,李秋月是漂亮的,當時還小,不懂得欣賞女人,但她在我們村,絕對是最耐看的一個,也是我們村當之無愧的村花。那個時候的她根本不像現在這麽冷傲,十分的歡快和溫順。聽說她小時候學習非常好,讀完高中後,她參加了高考,並且如願以償的考上了一所大學,只不過因爲家裏太過貧窮,一來爲了減輕家裏的負擔,二來她的父母身體也不好,家裏只有她這麽一個女兒,所以她只好放棄了夢寐以求的大學,放棄了自己的未來,在我們村裏當了一位老師。爲的只是照顧好父母,幫助家裏分擔一些,同時把自己的未來讓給了孝順。她穿的衣服都是廉價的地攤貨,但是穿在她身上卻是那麽的高雅。
  「那李大酣同意嗎?」許久之後,母親有些遲疑的聲音傳來,那個時候的母親明顯心動了,所以有些不放心的詢問著父親。要知道,李秋月是村裏多少未婚男人惦記的一朵花啊,而且經常來我家給我輔導作業,還會給我和母親做飯,母親對李秋月喜歡的不得了,自然不會反對。
  「李大酣不是欠咱們家錢嗎?已經好多年了,他也一直還不起,而且他媳婦也得了重病。只要答應讓秋月嫁過來,咱們就把他家的債務免了,而且給他一筆豐厚的彩禮,讓他給她媳婦治病。他們沒有男丁,咱們再答應他,讓咱家小康以後給他們養老送終,他們一定會同意」李大酣的身體也不是很高,年輕的時候摔斷了腿,走路一瘸一拐的,再加上人比較憨厚老實,所以家裏的狀況一直不好,我父親在錢方面沒少接濟他,同時他也是我家的長工,每年種茶采茶的時候,他都會來我家幹活,但是他的工錢根本供養不起家裏的開銷,欠我家的錢越來越多。
  我父親在我們村也算是一個強勢的人,村裏人沒有人敢欺負我們家。
  「這樣會不會有些趁人之危?畢竟……你和他談好了嗎?」聽到父親的話,母親有些無奈的問了一句。
  「還沒,我準備明天和他說,如果他不同意的話,咱們就找秋月那孩子談談,她那麽孝順和懂事,相信爲了她父母,她會做出選擇的……」父親回答道。
  「好吧,就這麽辦吧,不爲了我,只爲了孩子的身體,希望沖喜能夠讓他以後健健康康的成長,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母親歎了一口氣後就答應了下來,那個時候年紀還小,不懂的什麽叫感動,後來我才知道,母親爲了選娘妻不是爲了她自己,而是爲了我,這些都是後話了。
  接下來二老就是談論了一些我完全聽不懂的細節,當時我什麽也不懂,但是後來我知道,那些都是結婚的一些細節,還有風俗習慣等等,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父母把我的終身大事訂了下來,也造成了我後來心中的痛,一根紮在心裏無法拔除的刺,這一點,或許當初的母親根本不會想到。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我照例來到了學校上學,學校就是一個很簡陋的磚瓦房,雖然比較簡陋,卻是村裏唯一的一個磚瓦房,是村裏的人集資修建起來的,不管怎麽樣,爲了自己的孩子,大人們還是願意把最好的資源留給我們。學校一共有十二個學生,都是村裏的孩子,李秋月可以說即是校長又是老師,學校裏的工作全部都是她一手包辦的,因爲村裏都很窮,學費也很少,定期交到李秋月的家裏就可以了。李秋月也不貪心,對于我們的學費要求並不高。後來我才知道,因爲李大酣的腿腳不好,老婆身體和我母親一樣差,所以爲了家裏的負擔,她放棄了繼續讀書,也放棄了去城裏打工的機會,回到村裏照顧父母,另外教書掙點錢,補貼家裏。
  等我來到學校,看到李秋月早早的就等在了課堂,一個木頭做成了桌子,就是她的講桌,下面一些小木桌和木凳,就是我們的學習桌椅。我坐在了桌椅上,看向了前方坐在那專心看書的李秋月,也就是我的老師。雖然我當時不是很懂娘妻的概念,但是我知道娘妻就是自己的老婆,當時我雖然只有十歲,但是已經有了一些性感覺,在電視上看到親吻的畫面,還有別人家美女的年畫,自己也會全身酥癢火熱,十歲的孩子已經觸碰到了青春期的邊緣,對于美麗的女人自然也會有一點點感覺。如果說誰給了我對異性好奇的啓蒙,無疑就是我的小學老師--李秋月。
  此時李秋月低頭看書,披肩撒開的秀發,沒有專業的洗發露,頭發卻也是那麽的柔順,她歪頭看書,偶爾用纖細的玉手縷一下自己灑落的發梢,顯得十分的清純靓麗,她當時也不過十九歲,現在來看也是一個小女孩,仿佛是一朵鮮花剛剛含苞待放,是最美麗吸引人的時候,只不過當時我的審美觀還不算太成熟,只是感覺她對我很好,對我家裏很好,所以我對她十分的親切。
  或許是察覺到了我的目光,李秋月突然擡頭看向了早早來到學堂的我,對著我露出了一絲微笑,讓我感覺到了溫暖,仿佛是母親的慈祥,也仿佛是姐姐般的關愛……
  「小康,你媽媽的身體最近還好嗎?」和我對視微笑了一下後,李秋月起身向著我走來。她穿著一套白色的襯衫,下面穿著一條花色的長裙,腳上穿著一雙涼鞋,款款向我走來。當時的我只能感覺到親情和溫暖,根本沒有太多其他的心思,我只知道李秋月老師的胸脯真的很鼓,比看過那些年畫上的女人胸部還要鼓,白色的襯衫裏似乎可以看到一個胸罩的輪廓,隨著她的走動,襯衫裏可以看到模模糊糊的一絲肉浪,還有一道不斷微微扭曲的溝渠……「不……」我微微的搖了搖頭,有些費力的說出一個字,除了我父母,秋月老師是唯一一個能聽懂我說話的人。
  「好幾天沒有去看你媽媽了,今天放學我去看看你媽媽,另外給你補補課,最近的成績有些不理想哦……」秋月老師一邊說著,一邊用纖細的手指尖點了一下我的額頭,雖然手指尖與我額頭接觸的面積很小,但我還是感覺到了溫度,而且秋月老師的身上好香啊,每次聞到這種味道,我都有些昏昏欲睡,也不知道爲什麽,仿佛她身上的香氣就是一股迷香。

欧洲无码亚洲AV一品道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