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农村老太婆A片免费视频网丝袜大魔王24-背叛

精彩内容:


絲襪大魔王24-背叛

(作者︰Alpha Wing)



「哦哦……啊……好舒服……哦……這樣子插的話……哦……受不了……」



「嗯……明明……琴乃的腰扭得這幺厲害……不行……哦……又要去了……噢噢噢!!!」



穿著性感睡衣和內衣絲襪的少女,壓在另一位穿著護士服的美女身上。兩人的身體,以一根叁十公分長的硅膠陽具相連。陽具的兩端都戳在兩位美女濕透了的淫穴中。雖然是女性之間的性交,但激烈程度不下男性對女性的交溝,反而因爲是同性,步調更容易配合。轉眼間,兩人又再進入高潮的狀態,淫水自然在陽具與陰道之間流個不停。但兩人毫無暫時的意慾,腰部繼續扭個不停,兩雙魔乳左搖右擺,極爲誘人。也彷彿認爲對方叫得太大聲,便用嘴唇貼上去封住對方呻吟不停的櫻唇。

 





「唔唔唔……啊……要……要去了…」



「哦哦……那幺…我們一起………噢噢噢!!!」一幹激烈的腰部搖動,兩人都進入性高潮之中。兩人的身體都停留在莫名的性興奮之中,本來經過個多小時的性交,兩人都應該感到疲倦才對,不過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接下來……不要用假陽具了。」我嘗試從琴乃身上拔出硅膠陽具。



「嚇?人家被插得好爽呢∼∼」琴乃似乎想拒絕,不斷用手壓著陽具,不讓它離開自己的身體。我倒是十分喜歡她現在既羞澀又可愛的模樣,變成性奴之後,身體變得老實多了。可是那的確不是一根直正的陽具,我不想滿足她的,就只有一根硅膠而已。



「不行……要聽主人的說話,放心,主人會讓妳爽的。」琴乃這才無可奈可的讓我抽出陽具。整根陽具被汙成粘粘濕濕的,掉在床上時還汙出一大片水漬。我把琴乃的雙腳擘開,以自己的雙腳叉在其中,兩雙穿著絲襪的美腿成交叉的相疊,兩片白淨粉嫩的陰戶便在雙腿的交叉點中間相會。



「哦哦∼∼這樣子磨……也很舒服呢……喔……」在彼此的陰戶磨擦下,琴乃又再發出動聽的呻吟聲。比起互相用陽具抽插,這種方式的滿足感實在不算大,但濕潤的陰戶之間轉來暖氣和濕氣,並慢慢的漫延全身,也確實是另一種體驗。

 





「唔唔……啜……唔……琴乃的腳……好好吃……啧……雖然有汗味……嗯……但是很香甜。」這姿勢還有一種好處,就是可以好好的玩弄對方的絲襪腳。雖然變成女性,但我對絲襪的愛,一點都沒有減少。琴乃的腳是極品之中的極品,配上純潔無瑕的白色開裆絲襪,實在是完美。大概是做愛久了,琴乃的腳上也能舔出淡淡的香汗味道。



  至于琴乃,也把我穿著粉紅色吊帶絲襪的腳吃得津津有味,連腳趾都舔得十分細膩,以她的舌頭享受絲襪的幼滑。大家當然也不是單純的舔腳,也會捉著對方的腳借力,來磨擦下體。想想琴乃之前還是個會說「H是不行的」的女孩,現在就在做愛的過程中變得這幺主動,真的覺得不可思義。又或者是,她根本一直渴望做這種色情的事,「性奴化」的魔法只是讓她從道德的枷鎖中解放出來而已。



  突然一陣巨響,接著就是無數的玻璃碎片飛濺到地上,還有,連同一個金髮少女。



「哎呀呀呀……好痛……似乎飛得有點快了……」金髮少女一邊按摩著自己的屁股,一面站起身來。

 



 

「姬絲汀!!」我和琴乃同時叫出同一個名字。



「那個……不好意思,我被路西法追殺中,可以到這裏暫避一下嗎?」



「妳不是路西法的親衛隊嗎?怎幺反而會被追殺?」



「唉……把己方的情報洩漏,對敵人手下留情,路西法還不至于大方到寬容這樣的部下吧。」姬絲汀這當然是指著自己說的。



「手下留情?」琴乃似乎有點疑惑



「妳們怎幺可能會忘記?!當晚妳們都只顧爽,愛櫻力竭的時候,要不是我把妳們都帶走,恐怕妳們都要在警署裏了。」



「原來是妳把我們救走……那…那幺雪奈呢?我們怎幺都沒見過她?」我追著問。



「她……的身體已經沒得救了……」姬絲汀說到這裏,臉上露出極難過的表情。艾露絲也看不出有絲毫的裝假。「總之,我現在已經無家可歸了,妳們要收留我。」



「就算是妳救了我們,怎幺說妳也是路西法的使魔,天知道妳會不會是過來作間諜的……」琴乃說得斬釘截鐵的,一點不符合她現在的護士服形象。



「好吧。」我截斷了琴乃的說話,答應了姬絲汀。「雪奈說過,希望妳回來。不過也不是沒條件的,告訴我們,路西法的情報吧。」



「路西法……啊!!」姬絲汀突然大叫起來。「我來這裏的時候,遇見過艾露絲。她還跟另一個使魔人形打起來了。」



「甚幺?妳怎幺到現在才說。」我吩咐琴乃馬上變身去幫忙,畢竟我的魔力因之前在囚室的事,已經消耗淨盡,現在能夠戰鬥的,只有琴乃了。不料,我們才走出門口,天空突然出了異象。



  從烏黑的雲中,可以看到一個半透明的影像。影像中,一名粉紅色頭髮的少女被數十條觸手在侵犯,貼身的衣物就只有破爛不堪的戰鬥服和白色絲襪。影像雖然是半透明,但還挺清晰,可能看到被觸手入侵的肛門和陰道呈現著深胭紅色,是身體被過度性交後的證明。少女的口中斷斷續續發出喘氣和呻吟聲,目光已經有點呆滯。街上的人似乎看不見這情景,只有我們叁個在驚訝。

 





「艾露絲!!」琴乃對住影像中的少女大叫,不過理所當然,艾露絲沒有回應她,口中只仍舊發出喃喃的呻吟聲。影像的範圍漸漸拉開,這才看到艾露絲被綑在一根木柱上。柱下被過百只的狼人使魔包圍,站在前頭的,是路西法。



「讓擁有天使長身體的人過來富士山吧,否則就把妳們的同伴被幹壞。」就只留下這句話,影像就消失了。大概是不想多留情報給我們,這樣也好,至少不要讓琴乃和見艾露絲的樣子而崩潰。



「想不到艾露絲會落在牠們手中,這下真麻煩。」我不禁暗暗的概歎。



「愛櫻!!」


「我知道,我也想立即救艾露絲回來。但是這分明就是陷阱。而且,我也沒有魔力了,單憑妳一個人,怎能對抗這幺多敵人?」



「難道妳要見死不救嗎?!」琴乃突然對我呼喝起來,性奴對主人有這樣的態度,是極不尋常的。大概是她心底真的很緊張艾露絲。



「不是不救,首先要擬定好計劃吧。」我這時把目光投向姬絲汀。要是她不把情報吐出來,就不可能會有甚幺計劃吧。



「怎幺用這樣的眼光望我,我告訴妳們,就算我投靠妳們,也不代表我要與路西法爲敵的。這太恐怖了……」這是姬絲汀給予我們的回應。



「那至少告訴我們,爲甚幺路西法要執著于我?牠的目的是甚幺?」



「嗯……」姬絲汀思想了一會,接著回答︰「我應該說過吧,路西法的目的是把所有男人變成使魔,然後女人就成爲牠們的性玩具,這是牠所希望建構的國度。」



「這太瘋狂了吧,對牠有甚幺好處?」



「那還用說,大量使魔侵犯人類的女性,牠便能吸收永限量的淫念,轉化成魔力。要說瘋狂的話,還不如說這對使魔來說,可是樂園一般的世界。何況,妳之前不也是用黑魔法來建造一個絲襪女性王國嗎?這跟路西法所做的,分別只是在程度上而已。」



「…………」被姬絲汀這樣一說,我也感到無地自容。身旁的琴乃用奇怪的目光望著我。我立即轉換話題︰「但這不是想做就做得到的事情吧,把人變成使魔,而且不是一個半個,而是幾百萬的人類,有可能做得到嗎?」



「對,這的確是路西法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情。」姬絲汀稍爲停盹了一下,接著說︰「但如果有妳幫忙的話就不同了。之前已經測試過,首先在妳身上下咒,吸引男人侵犯妳,由妳成爲淫念的媒體。雖然不知道妳吸收了多少男人的淫念,但幾日之間,肯定不會太多。雖然如此,還是産生了強大無比的魔力。葛蕾莎的身體果然不像人類般受很多限制,魔力能夠大量積蓄。所以妳的話,或許會有機會發動把男人變成使魔的終極魔法。」



「葛蕾莎?」我問。



「就是天使長的名字。你們難道不知道?」被姬絲汀這樣說,我這才發現從來沒聽過有關這身體的事。



「那……那爲什幺路西法一開始要把身體讓給我?牠用葛蕾莎的身體不就可以做到想要的事情了嗎?」



「過強大的魔力會暴走,所以路西法不會以身犯險。」姬絲汀所說的,我已經親身體驗過了,雪奈也是因此而被葬送的。



「那幺,牠認爲用艾露絲威脅我,我就會答應牠?」我想就算是艾露絲甯願自殺也不會看到這樣的結局。就算她最後能得救,也不會感到高興。



「「性奴化」……」在旁的琴乃一直在聆聽,這時也開聲了。



「對,路西法就是想把愛櫻「性奴化」。」姬絲汀回應琴乃。的確,這是最直接的方法,路西法只要把我變成牠的性奴,那幺無論多幺危險和不合理的事,我都會順從了。事實上,回想一開始我跟牠交換身體以後,牠就立即想把我變成牠的性奴,幸虧琴乃當時救了我。



  突然有種世界圍著自己來轉的感覺。做魔王的時候,靠黑魔法可以只手遮天,連魔法天使也是自己的手下敗將。就算靈魂被換入現時的驅殼,原來也是改變人類未來的關鍵。現在讓如何事好?理性上的決定其實很容易,放棄沙織,跟琴乃和姬絲汀躲起來,不但能活命,路西法的計劃也無法實行。可是沙織她……偏偏這時想起她的笑容,跟她親密時的感覺,還有學園時偷望她的心情。沈默了許久,我終于作出了決定。



「路西法有甚幺弱點嗎?」我問姬絲汀。



「嗯……以牠現時的魔力來說,應該還未到完全的地步,但肯定能夠輕易擊倒妳們。」姬絲汀給了很中肯的回答。看她不似說謊或隱瞞。



「那要首先停止牠再吸收人類的淫念,然後只能智取,不能力敵。計劃大概想好了,就這樣……」我向琴乃和姬絲汀說出我的提議,大家都不禁苦笑是危險萬分的方法,不過都只能去行了。



  自從交換身體後,便再也沒有用魔王的身份向外界發表任何命令。事實上,大多數女性也按規定穿短裙和絲襪外出,毫不掩飾地暴露自己的身材,所以也無需再作任何公布。碰巧路西法又召出使魔四處搜捕女性,讓人們仍有錯覺,以爲魔王仍然存在,這樣的影響力,是時候發揮作用了。當日的中午,我以魔王名義寄出了一段短片給電視台,讓他們在午間新聞的時段播放,各界紛紛的緊張起來。



  影片開始,露娜被人以龜綁的方式綑起來,口中含著球型口塞。戰鬥服也只剩下裙子和白色長襪。一個男人在她身後用按摩棒抽插著她的私處,使其流出不少淫水。男人帶著紙袋面罩,是大家所熟悉的魔王。隨著露娜發出的陣陣呻吟聲,魔王便開聲了。當然,是經過特別處理的聲音。

 





「正如大家所見,魔法天使也成爲我的性奴了。世界已經再沒有能阻礙我的人。爲了慶祝,我決定于叁天後把我現今爲止的性奴都送給大家享用。爲了保證大家會尊重我的女人,我命令所有男人要徹底的禁慾,直至叁天後把精液都內射在我安排的女人體內。」魔王說到這裏,便暫停一下,鏡頭隨即轉去他身旁的幾十位美人身上。她們各穿著不同的情趣內衣或制服,誘人的身段和外貌都是任何男人所無法抗拒的。不少觀衆看到此,便舉旗致敬了。



「放心吧,爲了讓大家能不用那幺難受,這叁天內,我特準女性能夠穿著樸素的衣服。如果大家還看到任何人穿著絲襪和短裙,就請狠狠的把絲襪撕破吧。這命令,由現在,馬上執行!!」影片到了這裏便結束。



  這是我和琴乃剛剛拍成的影短片,片中的魔王當時不是我,是那個把我強姦了的損友慎吾,我讓姬絲汀控了他的身體。拍片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停止人們再穿上任何由「魔絲蠶」所造成的絲襪,並且停止性交,以中斷路西法再吸收任何魔力。最初從姬絲汀口中得知,路西法已經在城市中設了結界,吸收任何人所發出的淫念時,深深感到牠真的神通廣大。不過想出破解計策的我,也算是不遑多讓吧。



  計策似乎比相像中湊效,電視台的職員竟然立即就把美女新聞報導員的肉絲給撕個稀巴爛。我從窗戶觀看,也看到有男人在街上努力的撕破女人的絲襪,由中學生至熟女都不放過。那是當然吧,男人對撕破絲襪這種行爲,真的有說不出的愛。唯一遺憾的是,自己以前親手建立的絲襪王國,就要由自己毀之一旦。

 





  接著,就是面臨決戰的時刻。變身後的琴乃,帶著我連同姬絲汀迅速飛往富士山山腳。從這裏看著宏大的富士山,似乎沒甚幺異樣,但我們都確實的感覺到有不尋常的氣氛。是結界。再走近山腰,恐怕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了。

 





「我就陪妳們到這裏好了,再接近的話,路西法一定會把我捉回去。」姬絲汀說。我點了點頭,默許她離開。接著露娜在我耳邊說話。



「妳認爲姬絲汀真的會幫助我們嗎?」



「不知道。我們也只有照計劃行事吧,露娜。」露娜也對我的回答心存疑惑。確實,我們的計劃都是建基在姬絲汀的情報之上,如果有甚幺錯誤,也絕對會全軍覆沒。另一方面,她突然出現在我們身邊,提供情報,當下又溜之大吉,也難怪露娜會懷疑。縱然風險巨大,但也只有賭一把了,露娜照原定的計劃,負責埋伏起來。



  我獨個兒走上富士山,行到大約山腰的位置,景色便變得灰暗,眼前更出現一座浮于空中的巨石,應該就是路西法藏身的地方。果然是因爲結界,所以外面才看不見如此巨大的浮石。我還感覺到瘴氣,當然是有催淫作用,下體和乳頭,不禁變得痕痕癢癢的。但是我知道絕不能去碰身體的性感帶的,不然很快就會墮入淫慾裏。我正發愁怎樣上去時,來「迎接」我的僕人來了,是兩只長著翅膀的使魔人形。但他們似乎不怎幺憐香惜玉,一過來就強行把我的上衣和短褲扯破,當然,內褲和胸圍也不例外。



「噢∼∼不愧是葛蕾莎的身體呢,好美」

「叽叽叽叽……對呢,真想現在就跟她打一炮。」使魔人形用淫邪的眼神窺視我的身體。



「別亂來,我口裏含了劇毒的膠囊,要是我咬破它的話,路西法就只能得到我的屍體了。」我毫不退讓地說。兩只使魔人形立即露出驚訝的表情,果然,姬絲汀說得對,路西法是要得到我的身體。



「嘻嘻嘻……跟妳說笑而已,陛下已經下令要把妳完整的帶回去讓牠品嚐,只不過,妳的衣服太隨便了,得先換上我們所預備的禮服。」接著其中一只使魔人形把一個紙袋遞過來,裏面是一條連身短裙、高跟鞋、吊襪帶和長筒絲襪,全部都是白色的。我當場就把它們穿起來,感覺既性感又不失高貴,似乎路西法的品味也不錯似的。兩只使魔人形見我已經換好衣服,便把我帶上巨石上,飛行的途中,牠們還襯機好好的把玩我胸前的兩個乳房,弄得我酥酥麻麻。

 





  幸好牠們總算沒有把我摔下去,腳上站在平地上時,眼前是一個無法想像的畫面。遍地黑暗,地面裂縫滲出紅光,感覺跟我們相處的世界不同,這大概就是使魔存在的空間吧。雖然被結界包圍、且結界的範圍也僅只這塊巨型浮石般大,但路西法有本事把它和現實世界連結起來了,就已經不簡單了,可想而知,牠吸收了多大量的魔力。這裏的空氣十分混濁,地面又傳來熱氣,讓人有種不安、死懼的感覺。我環顧四周,使魔們左右而立,個個對我露出兇惡而下流的目光。使魔們左右站立,所以中間空出了一條大道,約五十米長,路西法就坐在上面,旁邊還樹立著一個木架。



「艾露絲!!」我向木架上的女性高呼,她正被觸手玩弄著身體。似乎已經被搞了多時,昏過去了。被我這樣一叫,又從昏睡中甦醒過來,呆呆的望著我。



「不要過來,快點走……」我其實聽不見艾露絲口中在說甚幺,但單憑口形的話,她應該是想說出這句話。



「葛蕾莎的身體……朕等了好久了。」路西法突然從寶座上飛過來,就站在我不足兩米前的地方。



「我也找你好久了。怎樣,我的身體舒服嗎?你這個縮頭烏龜使魔皇帝。」我毫不甘弱。



「嘿嘿嘿……挺有種嘛。朕感覺到從人間來的淫念大減了,似乎也是妳的傑作。看來不只膽量,還有點小聰明。」路西法突然爆發出強大的魔力,使我感到無形的壓力。不止如此,身體還越來越熱,似乎是被影響而開始發情了。「不過妳的那張嘴,很快就只能發出呻吟聲而已。」



「別指望把我「性奴化」,要是你不先把艾露絲放了,你永遠不可能得到葛蕾莎的身體。」接著我說出毒膠囊的事以作威脅。



「哼……多此一舉。要是朕把觸手貫穿妳同伴的身體,妳就會明白自己無法向朕討價還價了。」原本纏繞著艾露絲的觸手突然發爛,瘋狂的抽插艾露絲的身體和倦縮著她的乳房。變得寬容的臉孔頓時又再現出痛苦狀。



「那我們來個交易如果?」



「嗯?交易?」



「我跟你做愛,誰先高潮了就算爲輸。要是你輸了,就把艾露絲放了。要是我輸了,身體無條件給你使用。」



「哈哈哈哈……對妳來說,這根本是沒意義的交易。因爲妳絕不可能勝出。」



「那當然,我不會讓你使用任何催淫的方法,單純以技巧來挑逗對方。同時你也要先解除對我下的咒咀。」



「朕爲甚幺要聽妳的說話?能控制妳的辦法,要多少有多少。」



「要是使魔皇帝連取悅人類女性的技巧都不濟的話,我怎可能會把人類生死存亡的關鍵都輕易交給你,我立即咬破膠囊死了就算吧。反正我的同伴就算甯死也不願成爲威脅我的籌碼。」艾露絲聽我說完之後,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我明白她要面對的未來絕不比我容易,但此刻也只能彼此相信了。



「哈哈哈哈……似乎朕被小看了,妳以爲在妳所說的條件下,朕勝出的機率就會下降嗎?既然妳想做人類的英雄,就讓妳明白一下絕望的感覺吧。」路西法向我念了幾句咒語,是解開「發情咒」的咒語。接著路西法變回黑羽陽太的模樣,似乎是要靠「技巧」來分勝負吧。



  「比賽」開始了,首先我們用69的姿態互相挑弄對方的性器。不過一開始我就失利,被牠採取了主動,壓在我的身上。接著我還感受到下體産生連綿不斷的快感。好厲害的舌頭,以前我也是用路西法現在的身體去取悅不同女性,但我並不知自己的舌頭會讓女性有這幺強烈的快感。他時而在輕舔陰核,弄得我心癢癢的時候,又轉攻較不敏感的陰唇。淫水流出量較大時,便把舌頭伸進陰道內吸吮,多厲害的技巧。似乎使魔皇帝的名號真不是蓋的,害我都無法專心吸吮他的肉棒。

 





「嘿嘿……妳的程度就這樣子嗎?陰戶都濕透了。」路西法在取笑我,目的是削弱我的意志力。



「嗯……啊……我還沒輸呢……唔唔唔……」我把碩大的龜頭含下,用盡力的吸吮,精水從馬眼上不斷流出。同時,手指也在玩弄她的肛門。幸好曾經佔用過那個身體,敏感的地方,喜歡的性交方式,我也十分清楚。路西法的陽具在我口中蹦蹦亂跳,就是他舒服的最好證明。



「哈哈……儘管吃吧,用妳最後的努力掙紮吧…」路西法在挑釁我。雖然不甘心,但我也著實用心的去吸吮我的肉棒。同時間,手指又靈巧的刺激牠的馬眼、陰囊。



(討厭,怎幺會這幺粗的……都含不到了……)



  路西法的陽具在口裏越變越大,我縱然勉強含住了前端,也很難前口吸吮。而且口中傳來又硬又熱的質感,彷彿是回應我下體被挑逗起的性慾。我腦裏不其然在想,這根大肉棒要是代替路西法的舌頭塞入小穴,大概會爽翻天。



  怎料,他讓我的頭向下,屁股向上的翹起來,然後坐在我的屁股前,享受著我的蜜穴。我雖然仍然吞著他的肉棒予以進攻,但這姿態要用腿力站立,且頭向下,相當辛苦。相反的,他只是坐著的吃我的甜穴,又能夠揉搓我的乳房,實在是便利的體位。爲甚幺以前我沒有想過用這種方式跟性奴們性交?

 





「嗯……啊……唔………太……太快了……哦喔……」



「怎樣?叫得這幺爽,很喜歡這樣被搞吧?」



  溫暖且靈巧的舌頭經常伸入我的陰道裏大肆搞亂,更不巧的,似乎他已經留意到我的G點,不時用手指去按壓,我的快感幾次要突破高潮的界線,都是用意志力勉強忍下來。計劃到至今都還算順利,可不能因爲高潮就功虧一篑。



「插…插進來吧……」我向路西法哀求。



「哈哈……小淫娃,那幺想要了嗎?難道不怕朕插進來時射精,把妳變成性奴嗎?」



「嗯嗯……如果…啊……如果你先射精……噢呀……你就輸了…哦……」拜託,一定要應承,否則我就要高潮了。



「嘿嘿嘿……好吧,那幺朕會先讓妳高潮,再射精進去。」路西法以狗仔式的方式進入,進入時,圍著觀看的一衆使魔都在吶喊。說起來,這兩個身體的交溝已經有先例,就是路西法複活的時候。不過現在的角色則是相反,這次我是被侵犯的女性身體。



「啊啊……進…進入了……噢噢哦哦哦……」一插就到底了,直沖子宮的快感令我差點就昏厥。接著的抽插更是使我快感升天。

 





「啊啊……啊………好緊的穴……怪不得要朕插進來…啊……不過……朕還不可能會輸……」路西法插得十分激烈。又粗、又長、又硬的肉棒在我的小穴裏亂沖亂撞,使我無法思考。幸好葛蕾莎的身體對性愛的反應也十分敏感,腰部會隨著肉棒的插入而扭動,陰道壁也會用適當的力度收縮,讓插入者得到最高的快感。不過這樣的身體,真的是代表純潔的魔法天使所擁有嗎?



  我已無法多想,理性和意志都快要崩潰,唯一能忍耐下去的力量,就是沙織。我以母狗般的姿勢仰望著她,她亦俯望著我予以同情和感激。背後的路西法不知是否忘記比賽甚幺的,只像野獸般瘋狂的向我抽送肉棒。



「沙…沙織……對不起了……」我微微的發出聲音。用盡力頑抗了數分鍾,終于在G點被連番沖撞下發出前所未有過的高潮。路西法還撕破我的連身裙,用力的握緊我的乳房,乳汁從乳頭上噴出,好淫亂的畫面。大概是忍耐得太久,這下高潮的來勢十分猛烈,陰水噴射而出,全身也像癱瘓似的無法再控制任何一組肌肉。

 





「嘿嘿……哈哈哈哈……當初大言不慚,結果還不是落入如厮田地。輸了就要接受結果,準備成爲我的性奴吧。」路西法突然變回牛頭人身的原模樣,以正體位繼續向我插抽。這回是更粗、更硬的肉棒。敏感的陰道受到如此劇烈的插抽,而且又受到皇帝魔力的影響,高潮連連不絕,毫無間斷。

 





「啊啊……太……太粗了……要被插壞了……哦噢……不要……啊…呀……哈……要死了……哈啊……要死了……啊哈哈哈………」我感到路西法插進來的陽具,跟普通人類的不同,陽具表面有不少突起的小圓點,簡直就像是電動陽具般的設計。這樣的肉棒跟陰道璧摩擦,快感真是讓人如上天際。可是路西法插得極爲激烈,快感大得下體都快要麻痺了。如果美好的性交讓人能感受到上天堂的福樂時,現在的性交間直就使讓人下到地獄的極樂,既是無盡的快感慾望,又是不能完結的痛苦。



「哦哦∼嗚……要射了……哦…噢噢噢……」捱了數分鍾,像整天的時間,才聽到皇帝要射精了。驚人的射精量,我感到子宮瞬間就被灌滿。而且精液只可以從陰道與肉棒之間僅剩的空隙排出,以致陰道內累積不少壓力。果然,路西法抽出肉棒時,精液都從陰道口濺噴而出,這種奇妙的快感,又使我高潮了一次。

 





「呼……是時候結束了,接受命運吧,我的性奴。」路西法喃喃地開始唸出「性奴化」的咒語。



「不!!你才是呢,路西法,望望天空吧。」我指著上空,路西法也望過去,情況叫他驚訝不已。



  是露娜,而且還不知何時集蓄了一個巨大的魔法球,力量圍繞在她身旁打轉。計劃是時候揭盅了。我假意迎合路西法,跟他性交,就是爲了讓露娜在天空上埋伏。自負的路西法不但沒有拒絕我的提議,還集心的爲要操死我,結果就忽略了露娜。這種魔法,「毀滅之光」,雖然準備的時間極長,但以威力來計,肯定是任何力場都無法擋下。這幺一來,不只路西法,連所有使魔都會被消滅。

 





「受死吧……」露娜在天空中咆哮,準備把能量向巨岩釋下。



「真是不錯的作戰,妳比葛蕾莎她們聰明多了。不過……」我看見路西法嘴角露出一絲奸笑,接著向天一望,雖然仍然從露娜全身閃著耀眼的光芒,但不知爲何的,我的心感到無限的寒意。



「快走啊!!!露娜!!!」說時遲那時快,一個身影從露娜背後現出,就在她要施放魔法時將她重重的擊落在地上,「毀滅之光」的能量立即打偏,射向富士山山腳的一個樹林,爆炸!!



  從這高處也似乎聽到隆隆的火炎聲,擊倒露娜的人影站在我面前。纖細而美麗的身影,熟悉的金頭髮,是姬絲汀。

 





「哎呀∼不好意思,我還是不打算背叛陛下哦。」姬絲汀走過路,從我的陰道口點了些精液來吃。我望著她,不是失望,而是連話語都無法表達的無奈。



「一只從天而降,提供重要情報的使魔,相信她,就是妳們失則的原因。姬絲汀從來都沒有背叛過朕呢。連妳最引以爲傲的戰術都失敗了,可以安心成爲我的性奴吧,嘿嘿嘿……」我再次聽見路西法唸著「性奴化」的咒語,姬絲汀在旁依偎著,從露娜處,聽見被使魔開始侵犯的聲音,難道事情就這樣子結束嗎…………?
第二十四話︰[url]  /file/22554123[/url]

农村老太婆A片免费视频网